麻豆传媒狠狠撸大色窝

   遇见酒吧门口的两个保镖都愣住了。

   他们在这里看场子也有几年的时间了,基本上处理的都是一些客人之间的小纠纷,真正上门来找麻烦的情况少之又少。

   原因很简单,遇见酒吧的老板是胡老大,也就是襄州旧城区地下势力的头号大佬,除非是外地人或者本地不开眼的傻子,否则没有人愿意冒着被丢进襄江的危险来得罪这位狠角色。

   李炫的口音透露出外地人的身份,于是两个保镖没有直接发飙,而是喝骂道:“小子,赶紧滚蛋,去外面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盘!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呵呵,这不就是胡老大的地盘吗,我就是来找他的。”

   李炫淡淡的道。

   两个保镖脸色一沉:“呵呵,原来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很久没见过你这样嚣张的了……”李炫点点头道:“你们说对了,我就是来砸场子的!”

   “你找死啊!”

   两个保镖挥舞着拳头,朝李炫砸过来。

   下一秒钟,他们就飞了出去,一左一右摔出很远,哼哼着再也爬不起来。

   李炫大摇大摆的领着狼二,进了酒吧。

   娇嫩兔牙少女眼神迷离照

   酒吧里灯光闪烁,音乐正嗨,几十个卡台都坐满了,堆满了各色酒瓶,舞池里更是群魔乱舞,很多人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摇摆。

   李炫随手抓了一个酒瓶,朝着头顶上最大的那盏射灯丢过去。

   “咔嚓”一声,射灯被酒瓶打的粉碎,舞池中顿时响起一阵惊恐的尖叫,音乐也戛然而止,酒吧里乱成一团。

   李炫这才中气十足的大声道:“胡老大,滚出来!”

   “啪”,灯亮起来,场如同白昼,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李炫身上,又看到他身后跟着的狼二,众人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那些表情就像是在看一只冲向猫舍的老鼠,充满了怜悯。

   “啪啪啪”,角落的一个包厢里,忽然响起了鼓掌的声音,然后一个红着脸膛的大肚汉走出来,眯着眼睛道:“好,很好,非常好。

   自从我当上旧城区的大佬,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到我的场子闹事了,害得我一直有些手痒。

   没想到,今天会有人送上门来,让我过瘾,真是太好了!”

   这个大肚汉自然就是旧城区大佬胡老大,据说他当年曾经腰插四把杀猪刀,从旧城大街东一直杀到旧城大街西,杀的浑身是血,肠子被捅出来随便一划拉塞回肚子里,从此建立了江湖地位。

   虽然已经许多年过去,当年生猛的杀猪刀变成了啤酒肚,可胡老大身上那股子彪悍的气息丝毫也没减弱,反而更显阴森。

   忽地,胡老大身后冒出来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指着李炫惊叫道:“干爹,就是他!他就是那天车祸的小白脸!”

   这女人,正是那天的保时捷女司机。

   胡老大眯起眼睛:“都别愣着了,赶紧把他弄起来,带到我的包厢!”

   七八个体型彪悍的壮汉呼啦啦的涌向李炫。

   舞池微微骚动了一下,男男女女都往后退,很怕被殃及到。

   李炫却是动也没动,淡淡的道:“狼二,上!”

   狼二嗖了就蹿了出去。

   狼的速度本就快,更何况狼二是炼化出了灵性的灵兽,腾空而起如同死神降临,狼爪凌空一挥,就听“嗤啦”一声,冲在最前面的壮汉身上顿时出现了五道血淋淋的抓痕,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瘫软在地。

   如此快的速度之下,很多人都没看清楚狼二是怎么伤人的,可是下一秒钟他们就看到满天飞舞的血花,舞池里顿时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惊叫声。

   那群壮汉也都微微一怔,这才知道看起来蠢萌蠢萌的狼二并不好惹,一时间竟然不敢贸然上前。

   李炫看在眼里,淡淡的道:“狼二,干得漂亮。”

   狼二得意洋洋的昂起头,“呜嗷”叫了一声。

   保时捷女司机看到,简直气急败坏,面色煞白的指着李炫骂道:“干爹,你快让他们上啊!打死那条狗,把这个人抓起来剥光了丢襄江里去。”

   胡老大也觉得丢了脸面,喝道:“你们连条狗都搞不定吗?

   那我养你们何用!”

   壮汉们重新振作起来,有的抽出匕首,有的拿出腰上缠着的铁链,有的直接拿酒瓶做武器,慢慢的朝着狼二和李炫合围上来。

   狼二“嘶嘶”的发出两声低吼,身体微微弓起,猛地弹起,朝着最近的一个壮汉撞去。

   “嘭”的一声,那壮汉感觉像是被一柄攻城锤撞在胸口,骨头都发出了断裂的脆响,炮弹一般的飞了出去。

   撞飞一个,狼二没有任何的停顿,化作一团黑影,闪电般的避开身后一个壮汉的偷袭,尾巴一摔打在对方的脸上,然后两条后腿蹬地一弹,两只前爪疯狂乱抓,嗤啦啦嗤啦啦,血肉横飞!三四个壮汉浑身血淋淋的惨叫倒下,幸亏他们躲的快,不然刚刚这一下心肝都要被狼二挖出来。

   一转眼壮汉们就倒了大半,舞池里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往角落里缩,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满地写血腥,做梦都没想到一条狗能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

   这哪是二哈啊,这简直比藏獒和高加索还要凶残!胡老大叫骂道:“你们这帮废物……”话音未落,狼二嗖的一下从他的头顶飞掠过去,凌空打了个滚翻身落下,然后人立而起,两只狼爪不偏不倚的搭在胡老大和保时捷女司机的脖子上,锋利的爪尖如同利刃般,按在他们的颈动脉上,似乎只要轻轻一划就能来个血液喷泉。

   胡老大剩下的话顿时都咽了回去,一动也不敢动。

   保时捷女司机更是吓傻了,白裙子湿了一大片。

   所有人都呆呆看着这一幕,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会劫持人质!这他妈的是狗吗?

   胡老大脸色难看之极,颤声道:“哥们,管好你的狗,咱们有话好好说!”

   李炫笑了笑:“你现在想好好说话?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感觉到狼爪用力下挤压下来,好像随时都会撕断动脉,胡老大腿都软了,连声道:“老兄,别冲动!千万不要冲动,我哪里得罪了你,我给你道歉,只求你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场一片死寂。

   旧城区大佬胡老大,被一条狗劫持,然后如此卑躬屈膝的道歉?

   看来今日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胡老大的字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