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派对app下载

“不错不错,唱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看来真是没白花工夫教你。”

“我就说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嘛,你还不信。哼~”

“我不是针对你,而是谁说的话我都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而且是百分百一亿可信度的那种。恭喜你,现在的你,已经很接近我巅峰状态时的十分之七了,我想你在演唱方面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一个老师来教导你些什么了,因为你已经足够优秀到可以去给别人当老师了。”

“先生是不要我这个学生了吗?”

“不是不要你了,是我已经教不动你了,明菜你天赋异禀,足以称得上是一位天生的歌唱家,而我的天赋则更多的是在权谋与财富的运用上。这么多年,我并不靠天赋而是靠着自己的聪明跟努力取得了演艺界中的王冠。现在,我已经感觉到心力不足,无法再担当得起它的重量;我的巅峰期已过,如果让我再多霸占着王的称号,只会让它逐渐贬值。”

“我,我真的能够成为继先生之后的新王吗?”

“当然可以。”他说,“因为我所要给予你的,可不仅仅是两千首曲子,跟几百个好剧本而已。为之配套的,还有李氏集团旗下所有电视台、报社、杂志社等新闻媒体的宣传,跟其它与艺人相关的一切资源。”

“虽然我没读过几年书,但蒙先生教导多年,先生刚才说的这些我还是能懂的,拥有如此庞大资源的我,只要不是一个笨蛋,最后都总是可以成为演艺界中的女王的。可是有件事我真的很想问先生……作为跟我同样优秀的幸子,为何在公司中却比我少了这么多的资源比例呢?”

“不为什么,拜托别总是这么多的问题好吗,就跟个问题宝宝似的,我真的回答不过来。”

“对不起,我只是一时难忍心中的好奇……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先生不喜欢她,为什么要签下她并送她去艺大深造,还亲自为她制作了个人专辑。可如果先生喜欢她,却又为什么从来都不让她参演自己电影中的女主角,也从来没跟她合唱过一首歌,更没有给予过她现有咖位因有的宣传资源跟薪资待遇。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还是需要我用标准的东京普通话再跟你重复一遍。”

他微笑着,并操着一口地道的关西口音问她道。

于亚南的图片

性如烈火,脾气暴躁,说的就是明菜小姐现在眼前的这位英雄盖世的超级大富豪;他喜怒无常,极其易怒,但脸上却总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模样,让你总是猜不透他下一秒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见明菜沉默,他笑了笑道: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喜欢跟绝对的厌恶,无论多么优秀的人,她的身上都一定有某个缺点是会令你感到反感的,同理,无论是多么憎恶的人,她的身上也一定会有她异于常人的地方。只不过一个人的足够优秀,时常会令你忽视、或心甘情愿去包容她的缺点,而一个人的足够讨厌,也会足以让你忘掉她身上的其它优点。”

“先生是想告诉我,你很讨厌她吗?”

“讨厌,不。”李公子道,“我对她的态度,只不过是在喜与不喜之间的‘冷漠’与‘淡然’罢了。”

“这样的吗……这么说,先生从来都没喜欢过自己的这个学生吗?”

“事实就是这样,别不相信。对你,我可是向来都不说谎的,既然你问到了,那么我就坦诚的告诉你:我承认我曾经对她的一切喜欢其实都是假的,我只不过是为了想要让我的小明菜开心,所以才装出一副虚情假意的样子,在她刚刚出道的那段时间,给予了她多于其它的关心跟照顾。说的难听一些,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只要我喜欢谁,我随时都能捧她上天,而只要我不喜欢谁,她就一定不要想出头;幸子能有今天的成功,百分之一百是拜明菜你对她的喜爱所赐,爱屋及乌,所以我才给予了她本不应该得到的关照。如果不是因为你,像蒲池这种我不喜欢的艺人,是绝对不可能红起来的。我的明菜,现在你是否体会到现在所接手过的王冠它所赋予你的权力跟责任有多么沉重了吧?从现在开始,你的喜好,你的想法你的心情,是随时都可以改变一个、乃至一群人的前途,跟她们一生的走向的。”

“先生对我的确是坦诚相待……”明菜抿了抿嘴,微笑看着他,缓缓说道:“可有时我却偶尔也想要先生对我说一次谎,毕竟我的心,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接受任何一个残酷的现实。”

“当拥有这能决定别人的前途跟命运的权力之后,明菜你有自信能够在未来的一年,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都让自己的头脑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不犯错,不任性吗?”

“先生自己好像才是那个最任性的人吧?”她笑着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我约束’这种先生自己都讨厌做的事情,又何必要让我去做呢。是人都会犯错,就会有想要任性,跟忍不住任性的时候,最主要是知错能改,那才是善莫大焉啊。我又不是什么圣人,先生干嘛要对我有这么高的期望嘛……上次先生硬把王冠戴在我头上的时候我就想说了:我才不想做什么独当一面的女王,我只想做一个受宠的公主、先生的妻子,那就足够了。干嘛一定要把我捧到一个这么高的高度,让我一个朋友都没有,一辈子都站在山顶让冷风吹,而且一不小心就会大风把身子吹得摇摇晃晃的,脚下一滑,便失足跌落深渊,摔的粉身碎骨。那境遇,简直是我想也不敢去想的……”

“你会像月……星星般高挂夜空,永远都不会陨落的。你会是一颗恒星,就像太阳那样,而绝不会成为一闪而过的流星,你可以自己发光,众星围绕,使你拥有属于你的的星系,而不需要借助其它星星的引力跟热度。”

耀之本欲赞她为天上明月,可不知为何却改了口。

明菜听完他的话后微微一笑,略着三分笑意道:

“像我这般渺小的凡人,怎可比拟那天上的日月与星辰呢。我已不是昔日那个戴着随身听,在课堂上偷听先生新歌的小女生了,在和不做梦的先生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后,我也早已变得像先生一样不爱做梦了呢。”

她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在黑白琴键上按下,随意地弹了几个音后,又接着说道:“先生是我认识的人中最优秀的那一个,就仿佛天生得到了上天的眷顾一般,无论做什么都一定能够做到最好。假如先生不是歌手而是一名足球运动员的话,那么我们大和一定早就夺得世界杯的冠军了吧?”

“足球场就像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明菜你,也跟我一样期盼着本土球队夺冠的那天吗。”

“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主队获胜。”她答道,“我当然也希望大和队能够夺冠,只是……只是我们亚洲人的身体素质比起那些高大强壮的欧洲人来说的确是要差了一些。”

“踢球靠的不是蛮力,明菜。”

“我知道踢球靠的不是蛮力,可是先生,踢球没有体力可不行啊。”

“就算永远都拿不到冠军也没关系,足够美丽的脸庞,就算没有足球场上的粉饰,也同样美丽。——西班牙人跟罗马人的球队总是能在绿茵场上取得不错的成绩,可是除了那一粒小小的皮球之外,它们还有什么?它们有我大和这般繁荣的经济,如此雄壮的钢铁洪流,与驰骋在太平洋上铁甲舰队吗?它们有我李耀之这般的无双国士,与深厚的文化底蕴,跟日益创新的科技吗?故而,太平在人心中,在你我之日常生活中,而不需得靠那绿茵场上的皮球的来彰显与宣扬那所谓的尊严。”

“我没有先生这么聪明的头脑,想不动这些有关国际上的大事……”

“蒙上天眷顾,假以时日,待圣君御极,这片土地只会越来越好。到那时,便是耀之功成身退,归隐山林之时了。吾之夙愿,终将得偿。”

耀之说完,明菜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但仅仅只是一秒过后,她便又恢复了脸上的微笑。

看来就算是她,当听见别人谈论有关当今圣上与朝廷中事时,也会变得肃然起敬。

见微知著,想必其它的和人大概也是如此吧。

“先生莫非心有出仕之念?”

“出仕?哈哈,依明菜看,亦你家先生的本事,能做个多大的官?”

“要我看……先生当个市长都是绰绰有余的!”

“市长?!”他愣了半秒,笑着问道:“明菜认为,我就只能管理好一座城市而已吗?”

“那就……总督?或者本土某个县的县知事?”

“总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个总督!好个总督啊!”

不知为何,他竟比刚才笑的更加放肆了。

……

“我睡了多久,月。”

“不多不少,被我打昏到现在,刚刚好十三分钟。”

“是么,可我怎么感觉好像睡了半个世纪似的。”

“相信事实,亲爱的。”

“小尤她们那边有消息了吗。”

“没有。”

“希望她们安然归来。”

“怎么?殿下竟不关心幸子小姐的安危么?”

“一觉醒来,我忽然对再次派遣她们去像这种危险任务而感到了自责,我这么做,跟她们以前所处的那个地方的人,不顾她们的安全派遣她们去执行暗杀任务有何分别。现在我宁愿你所说的那件坏事发生,也不想让我两位忠心的属下去冒险了。”

“你为什么不在更早的时候反悔?现在才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很‘假’么。”

“真也好假也好,总之你现在立即给她们的发一条短讯:任务取消,让她们赶快回来。”

“做噩梦了是吧?”

“你现在问的问题跟我刚才所交待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咯。”

“我还没问你呢,干嘛我一问‘你这次又想拧断谁都头’你就一手刀把我给打昏啊?你有毛病啊你?”

“你不是说想睡觉么,我看你睡不着所以就帮你一把咯。”

“很疼的欸。”

“放心啦,我下手有轻重的,我有自信能够绝对掌握好刚刚能把人打昏,而不会打死的力道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你现在还活着,没有被我一手刀打死。”

“那是你运气好,也是我运气好,你不妨明白告诉我,你这样打死过多少个人。”

“不多,也就十七八个,还没有用枕头捂死的多呢。”她笑着,似乎那些在她眼里只不过都是数字而已。

“当特工,整天真的有这么多人好杀吗?”

“那你呢?”她问,“当法务大臣,整天真的有这么多死刑犯等待着你签名处决吗?”

“我所签名处决的都是有罪之人。”

“我所杀的也都是朝廷下令必须要杀的人,也都是罪人,跟你不同的是,我没有一间属于我的充满了舒爽冷气的办公室,跟镀金并镶嵌了宝石的名贵钢笔。我所有的,只有狂风跟跟雨,当头的烈日,跟我的手枪与匕首。我们都是在为朝廷办公,处决那些罪有应得的犯人,谁,又比谁高贵呢?”

“你所杀的人,是没有经过裁判所定罪,而直接被处决的……尚未被冠以罪犯之名的大和公民。”

“如果每一个罪犯都能够被送入裁判所并被定罪,最后由大臣阁下手中的笔将其最终送上绞刑架,那么我又何必要这么辛苦的顶风冒雪的到处奔波,去让他们‘暴病身亡’、又或是‘郁郁而终’呢?别忘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殿下你在高丽时也曾做过。”

“好伶俐的口齿,好美丽的女子。我应该拥抱你、深深吻住你的双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与你徒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不过我偏不服输,今日我便向你承诺:有朝一日,我定会将我心中的光芒,照射到这片土地上每一个阴暗的角落,使阳光普照天下,妖魔无所遁形。”

“殿下心中的新世界,与我想要的世界,或许大同小异,但却都极难以办到。想做新世界的造物主,殿下自问,你有那种创造奇迹的神力吗?”

“做不到,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我不需要撬动地球的神力,只要天下归心,聚沙成岩,人力便一定可以胜天。”

“你确定不再多睡一会么?还是你根本就还没有醒?”

……

xiazaitxt

Tags